荆州沙市:批准逮捕一起侵犯商业秘密案件

发布时间:2019-01-16 15:31:14

  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依法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张某。该院在办理该案过程中,提前介入侦查环节,引导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召开案件研讨会讨论案件定罪证据和犯罪情节,市院服务保障创新驱动发展工作专班对本案也保持高度关注,参与了本次案件研讨会并提出了宝贵意见。

  该案为沙市区人民检察院开展“服务和保障创新驱动发展”专项法律监督工作后批准逮捕的首例涉案金额巨大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侵犯商业秘密案件。

创新发展|荆州沙市:批准逮捕一起侵犯商业秘密案件

  经查

  2011年2月14日,犯罪嫌疑人张某持伪造的章某身份证和湖北大学毕业证,以就近工作照顾家庭为由应聘至湖北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1年3月14日,张某被任命为ADMP车间副主任,主管该车间的ADMP生产工作,并于同年5月份离职。之后湖北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开展业务时发现湖北某化工有限公司以同样的工艺生产ADMP,经过调查和照片比对,发现章某即为湖北某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的总工张某。

  据公安机关调查核实,张某应聘时的身份证、毕业证均系伪造,其进入湖北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工作的目的是为获取生产ADMP 新工艺的工艺流程。经鉴定,湖北某化工有限公司与湖北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掌握的生产ADMP技术具有相似性;湖北某化工有限公司以类似技术生产ADMP 给湖北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造成的间接损失1193.76万元,直接损失约257.71 万元。

  据悉

  沙市区院在今年4月开展服务和保障创新驱动发展专项法律监督工作以来,全面落实上级检察机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充分发挥检察职能在激励创新方面的重要功能,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深化和高质量发展,促进沙市区走创新型发展道路。沙市区院结合沙市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重点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并把该案作为典型案件,集中力量快捕快诉,有力打击了侵犯商业秘密犯罪,保护了企业的创新成果,营造了安全稳定的治安环境、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让各类创新主体的权益在本辖区内能够得到充分的维护,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延伸阅读:

  侵犯商业秘密赔偿标准

  目前,暂无商业秘密的具体标准,在确定侵犯商业秘密的损害赔偿额时,应当充分考虑以下各方面的因素:

  1、商业秘密权利人的侵权行为而遭受的损失。这主要是权利人可计算的财产、收入方面的损失。包括:(1)研制开发成本,如花费的时间、金钱和付出的财力等;(2)现实利益损失,如生产成本的降低、销售额的提高、利润率的增加等;(3)将来可得利益的合理预期。

  2、以侵权人因侵权行为获得的利润为赔偿额。具体计算方式可以为:销售量减少的数量乘以每件产品合理利润的乘积;销售减少的总数难以计算的,可以侵权人的产品在市场上销售的总数乘以每件产品的合理利润的乘积作为损失的赔偿额。

  3、未能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所获利润的,可参照商业秘密许可使用或者花费的的合理费用来确定。当商业秘密权利人与他人曾签订商业秘密许可合同时,可采用此种方法计算赔偿额,一般情况下,其许可费用是多少,可推定该数额为赔偿数额。当然,在用该方法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综合考虑侵权人的性质、情节以及商业秘密许可的性质、范围、时间等因素,在不低于许可费用至该许可使用费的3倍幅度内确定。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请求及具体的案情,将权利人为进行调查、制止侵权行为、聘请律师费等支付的合理费用计入损害赔偿数额中。

  4、定额赔偿。定额赔偿是由人民法院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酌情确定的赔偿额。在知识产权案件中,经常会出现原告的损失和被告的获利均无法查明的情况,根据《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对于上述损害赔偿额的确定方法,一般按照以下先后顺序予以采用:以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推定损失优先确定;不能确定的,可以采用侵权行为人的实际获利或商业秘密许可使用费的方法确定;上述两种方法均不能确定时,则考虑采用定额赔偿的方法,根据商业秘密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侵权人1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赔偿,以切实保护商业秘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